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新海 > 党建文档

毛泽东,折服了美国人(一)

发布日期:2014-3-28

关于毛泽东的文章,网上有很多,说什么的都有。作为新中国的 开国领袖,不管你服气不服气,他绝对的不是 普通凡人,功过是非不去评说,至少他在世的时候,绝大多数的中 国人是信奉他的,乃至他去世这 么久的时间,还是有许许多 多的中国人怀念他。没有和他接触 过的美国人有什么看法无关紧要,但凡是和他接 触过的美国人,从美国记者斯 诺到美国总统尼克松、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对他都很折服,许多赞美之词,不再赘述。这里转述的是 一位普通的中国女士寒梅,在她工作的团 队美国亚洲文化学院(UACA),和她的美国同 事关于中国、关于毛泽东“旷日持久”争论了近两个 月的记述,或许我们会受 到一些启发。

  

美国同事:毛的共产主义是灾难。共产主义失败了。没有人再相信它。

  

寒梅女士:我不这样认为。

  

美国同事:它不能继续了,难道这不是最 好的证明吗?中国正在经历问题。

  

寒梅女士:中国的问题不 是共产主义的问题。

  

美国同事:但中国是共产 主义国家。

  

寒梅女士:我认为我们还不是,我们是共产党 执政的国家,他们有共产主义信仰。

  

美国同事:这是我对毛和 共产主义不能接受的。

  

寒梅女士:不能接受共产 党员们有共产主义信仰?

  

美国同事:不能接受他们 强迫所有中国人都相信共产主义。

  

寒梅女士:我不认为存在强迫。

  

美国同事:但毛要建立共 产主义国家。

  

寒梅女士:这点我不反对。

  

美国同事:这就是强迫。他剥夺了上帝 赋予人们的权利,选择的权利。

  

寒梅女士:这种权利曾经 在中国存在过吗?

  

美国同事错愕。

  

寒梅女士:这才是值得思 考的问题,不是吗?上帝赋予人的权利,在中国,对中国人来说,共产党之前也 从来没有拥有过。用上帝赋予的 权力去质疑中国是不公平的。

  

美国同事:没有感受过上 帝的慈爱,这是中国人的不幸,我为中国人感到难过。

  

寒梅女士: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大部分中国人 不知道上帝。

  

美国同事:这不是上帝的问题。

  

寒梅女士:那么是谁的问题?

  

美国同事:上帝始终存在,不能因为没有 发现就质疑上帝。

  

寒梅女士:我不是在质疑上帝。但事实是中国 人没有被上帝指引过,被不相信上帝 的共产党指引了,被毛指引了,突然发现了完 全不同于上帝说的世界,假如上帝是慈爱的,慷慨的,能不能接受中 国人的发现?

  

美国同事怒:你在怀疑上帝。

  

寒梅女士:不,我期待上帝能 够接受中国。

  

美国同事:中国先要信上帝。

  

寒梅女士:难道上帝是有 选择的去保佑那些他认为好的孩子?

  

美国同事怒:这简直是疯狂!对不起,我不想再进行 这个话题。

  

美国同事:你和我认识的 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不同。

  

寒梅女士:因为我不反对 共产主义和毛。

  

美国同事:我想是这样。

  

寒梅女士:我有什么理由反对呢?毛和共产党给 中国带来的是进步。

  

美国同事:毛让自己成为 最大的独裁者,不是吗?没有人可以反对他。

  

寒梅女士:为什么要反对他?我并不认为毛 是独裁者。

  

美国同事:没有“为什么”,他必须可以被反对。他拥有最大的权力,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如果疯狂,世界就是灾难!中国发生的一 切证明他就是疯狂的。(同事声调越提越高)

  

寒梅女士:别激动……我并不反对你 说的一切。反对,容易做到。但反对能不能 起到作用才是重要的,不是吗?布什总统要打仗,选民们谁能阻拦?伊拉克战争的结果,现在不是每个 人都在承担着吗?

  

美国同事:布什是我们选 出来的总统,我们必须相信 他支持他。

  

寒梅女士:如果这是理由,毛不是被纸的 选票选出来的,而是中国人用 生命的选票选出来的。

  

美国同事愣住,片刻:但这也不是他 可以拥有最大权利的理由。

  

寒梅女士:什么才可以是理由?我不否认毛拥 有最大的权力。美国权力最大的是谁?是总统吗?不是,对吗?比较,应该是相同职 位的比较才合理,不是吗?

  

美国同事:我不能同意你说的。

  

寒梅女士:总统的决定,和总裁的决定,哪个对你影响大?是总裁,不是吗?在中国,我是说毛的时代,总裁和你都是 为国家服务。

  

美国同事:这简直不可思议。我,根本反对中国 那样的方式。

  

寒梅女士:中国为什么会 选择那样的方式?

  

美国同事:毛拥有最大的 权力而不被监督是不能接受的。

  

寒梅女士:假如中国人不反对呢?

  

美国同事:什么?

  

寒梅女士:你可以反对上帝吗?

  

美国同事:上帝啊,你在说什么?

寒梅女士:我在说毛为什 么得到中国人信任。

  

美国同事:你在告诉我毛 在中国是上帝?这完全是疯狂。

  

寒梅女士:对于中国受压 迫的人来说,是这样。共产主义运动 在中国的时候,上帝的声音也 在中国传播,但中国人选择了毛。我相信上帝是慷慨的。

  

美国同事:中国人把毛当 作上帝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寒梅女士:对于中国人来 说毛可能比上帝更具体。

  

美国同事怒:这是罪恶。

  

寒梅女士:你不能要求不 知道上帝的也按照上帝旨意去做。

  

美国同事:没有找到上帝的指引,这是中国人灾难。

  

寒梅女士:我们的灾难100多年前就开始了,上帝来到中国的时候。

  

美国同事:什么?!

  

寒梅女士:100多年前,上帝的确曾经 派使者到过中国,传播文明和上 帝的声音,但是非常不幸,中国人还没有 感受到上帝之前,首先面对了武 器和抢夺。当然你们仍然 把这一切归罪于中国人。中国人的苦难过去100多年就没停止过,直到毛的出现。中国人选择了毛,用追随和牺牲。

  

美国同事:但这不是上帝的选择。

  

寒梅女士:中国人需要上 帝的时候,上帝在哪儿?

  

美国同事愤怒+震惊:上帝啊!我不敢相信你 提出这样的问题!

  

美国同事:我可以理解毛 在中国人心里有不可取代的位置。但是,他应该把自己 置于监督之下。

  

寒梅女士:我不反对。让我问一个问题,总统、大法官和美国 所有的政治家们,可不可以是没 有信仰的人?

  

美国同事:不可以。

  

寒梅女士:只要总统坚信上帝,你就不会认为 他会做出违背上帝旨意,或者道德愿望的事情?

  

美国同事:基本来说,是这样。

  

寒梅女士:那么,宗教信仰是高 于一切的,不是吗?

  

美国同事:这是毫无疑问的。

  

寒梅女士:美国所有政治的一切,包括对总统的监督,都是处在宗教 信仰之下,没有什么可以 超越上帝的,不是吗?

  

美国同事:是的。

  

寒梅女士:国家所遵从的 宗教信仰是不能和选民的宗教信仰冲突的,对吗?

  

美国同事:这是必须的。

  

寒梅女士:毛政权成立时,中国基本是个 没有统一信仰的国家。

  

美国同事惊讶:什么?

  

寒梅女士:让中国人拥有信仰,这是毛进行的 艰苦的努力,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直到今天,他仍然接受着指责。毛政权刚成立的时候,大部分中国人脑子里,既没有上帝,也没有准确理 解的共产主义。

  

美国同事:我的上帝!

  

寒梅女士:你也震惊,不是吗?那就是中国的现实。请坦率告诉我,你,我想是整个西 方看我们,中国人没有信 仰是灾难,有了信仰不信 上帝也是灾难,对吗?

  

同事沉默不语。

  

寒梅女士:我不认为毛是 拒绝监督的。但比监督更重 要的是一个国家或者人必须是有信仰的,不是吗?

  

美国同事点头:是的。

  

寒梅女士:我也希望毛建 立政权的时候建立了美国这样的三权分立,但是,毛面对着几乎 是废墟的国家,大部分人不仅 不知道信仰,而且还是文盲。唯一能领导中 国人做事情的只有毛领导的共产党,你觉着那种情况,三权分立怎么建立?

  

美国同事:难以想象(那种情况)。

  

寒梅女士:是的。不知道上帝就 不知道上帝赋予的权力。批评毛让中国 人民信仰共产主义这不公平,毛带给中国巨 大进步之一,就是他告诉中 国人信仰是多么的重要?毛很伟大,当大部分中国 人都像上帝一样敬仰他时,他并没有把众 人的敬仰变成宗教,而是鼓励大家 把共产主义作为信仰,用科学的方法 去看世界。

  

美国同事惊讶。

  

寒梅女士:当然毛并不排斥,他建立了三种 互相监督,在共产主义信仰之下,以适合中国的方式。

  

美国同事:我很感兴趣。

  

寒梅女士:他让每个城市的单位,农村的村庄都 有两套一样组成的领导团队。比如一个工厂,有厂长就要有书记,农村有村长,就要有村支书,两个并行的领 导不能是同一个人,这是两种相互 之间的监督。还有第三种权 力是监督这两个的,就是人民可以 监督领导的权力。这一切的前提就是,共产主义信仰下,坚持社会主义制度。

  

美国同事:但是毛的权力?谁来监督他?

  

寒梅女士:问得好。你觉着一个国家,可以资本主义制度,社会主义制度 经常更替吗?

  

美国同事:不!那是灾难。

  

寒梅女士:毛一直面对这个问题。他要坚持社会主义,我也认为社会 主义适合中国,在这一点上,毛是独裁的,但是为了大多 数人的利益。

  

美国同事:我不认为我会认同,但你说的也许有道理。

  

美国同事:我不反对毛也 许做了对中国人民有好处的事情。但是如果仅仅 从得到的好处去判断,这同样是疯狂的。

  

寒梅女士:我可以赞同。制度的公平和 合理更重要。我认为如果这样说,你应该更认同 毛的做法。他在建立一个 公平的社会。

  

美国同事:这是我要说的 另外一个问题,毛剥夺中国人的自由。

  

寒梅女士:自由是相对于 制度下的,不是吗?

  

美国同事:不,自由是每个人 都应该拥有的,没有任何制度 或个人可以限制人的自由。

  

寒梅女士:是这样吗?如果是40年前,我们今天这样谈论,FBI要来找我们麻烦了----办公室里不能 摆放或谈论任何关于共产主义的东西。这条法律好像 现在还没被废除?

  

美国同事错愕。

  

寒梅女士:我们可以选择 下午一点上班吗?我们可以不跟 老板请假离开吗?我们可不可以 抛弃团队精神?我们在办公室 没有自由,不是吗?当然多长时间 去喝一杯咖啡,或者多少分钟 休息一下,我们只有这样的自由,制度下的自由,不是吗?

  

美国同事:我不反对。但我的中国朋 友告诉我,毛的时代,中国人连这种 自由都被剥夺了。必须穿一样的衣服,唱一样的歌曲,只能听毛的话,绝对的服从。我的朋友经历 过毛的时代。

  

寒梅女士:我没有这种幸运,没有经历毛的时代,的确很疯狂。我也反对这样。我不反对统一 的规则秩序和纪律,我支持规则秩 序和纪律之下的自由,但我反对绝对的自由。我认为毛的时代,做到了统一的 规则秩序和纪律,但是忽略了这 之下的放松。毛说过,既要统一意志,又要个人心情舒畅,显然没有这样做好。我反对没有做好,但我不反对毛。

  

美国同事:毛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寒梅女士:是的。毛也曾经说过,小孩就要玩,释放天性,不要被束缚。

  

美国同事:不!很难相信这是毛说的。

  

寒梅女士:毛有巨大的同 情和宽容,他不愿意被压迫,也不愿意看到 任何不公平的压迫,包括父母压制孩子。

  

美国同事:我很难相信毛 是这样的。那么他为什么 强迫全国都一样?

  

寒梅女士:我不认为那是毛做的。要了解这些,必须了解中国文化。告诉我,如果工作中感 觉被压制,会是总裁吗?不是,对吗?很多时候是直接上级。看,美国和中国并 没有不同。任何政策和工作,最高的领导和 属下人员之间,总是有其他的人存在,共产党叫做干部。

  

美国同事:你是说,是执行毛的政策的人,造成了那一切?

  

寒梅女士:我认为是的。

  

美国同事:但是毛有责任。

  

寒梅女士:当然。但我不首先指责毛。我认为中国需 要改造文化,尤其官场文化。毛做了努力,他对干部很严厉,他迫使共产党 员只能在共产主义信仰下无私的工作。但这也导致毛之后,首先反对毛的,不是普通人民,而是毛的干部。

  

美国同事:令人吃惊。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寒梅) 

 

山东新海软件 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