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新海 > 党建文档

毛泽东,折服了美国人(二)

发布日期:2014-4-16

 

 

  

寒梅女士:毛时代有什么 理由富有吗?

  

美国同事笑:我怎么没想到?

  

寒梅女士:如果毛时代是 让中国由富变穷,这是毛的问题。但中国本来什 么都没有,甚至是负数,是毛把中国变 成的正数,我对毛没有任何怨言。

  

美国同事:毛为什么限制 农民离开土地?

  

寒梅女士:我理解是为了保障。中国工业不发达,不能提供足够的就业。中国农民最多,很少受到教育,毛一直在努力 改变他们,投入很多。我相信你听到 过毛时代正面的?

  

美国同事:当然,教育和医疗都 是免费的。但是毛建立了 一党执政。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

  

寒梅女士:我也不能接受。但我到了美国后,我理解了。

  

美国同事惊讶:抱歉,你在说什么?

  

寒梅女士:告诉我,民主党和共和 党有什么不同吗?

  

美国同事:似乎没有。

  

寒梅女士:民主党员和共 和党员宗教信仰有什么不同?

  

美国同事:确切说,也没有。

  

寒梅女士:民主党和共和 党员中有共产主义者吗?

  

美国同事: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寒梅女士:这就是我的理解。执政的,无论几个政党,他们必须是宗 教信仰没有冲突。

  

美国同事:是的。

  

寒梅女士:或者美国政治 制度本身,就限制了其他 宗教信仰的人从政,对吗?

  

美国同事:不,我们是宗教信 仰自由的。

  

寒梅女士:你为什么不能 接受共产主义?

  

美国同事:因为共产主义 是疯狂的。

  

寒梅女士:不管它是什么,你的确是不能接受。大部分美国人 也不能接受。

  

美国同事:是事实。

  

寒梅女士:中国的一党执 政有什么难理解的呢?当然是统一信 仰的人组成的团队才可以管理好国家。

  

美国同事:但美国人拥有 的民主权利,中国人没有。

  

寒梅女士:我同意。可以选择总统,可以批评总统。但可以批评总裁吗?对美国人来说,选民主还是共 和有什么区别呢?毛时期的中国 人可以给单位领导提意见而不用担心失去工作。我们可以给总 裁提意见吗?美国政府工作 人员不是有条法律,不能反对攻击上级吗?民主权利呢?

  

美国同事:但毛限制了人 民选择的权利,让中国只能成 为共产主义国家。

  

寒梅女士:确切说,是社会主义。那是中国人民 通过牺牲的选择。

  

美国同事:我可以理解是 人民选择了毛,但不能因为人 民选择了一次,毛就剥夺了他 们第二次的选择。

  

寒梅女士:毛并没有剥夺。那么你能告诉 我印第安人在哪里?如果国家的制 度可以多次选择,原来在美国的 印第安人呢?他们选择的权利呢?美国为什么只 能成为今天这样子?为什么不能选 择回到印地安土著?

  

美国同事:我们是被上帝 保佑的土地,事实证明我们 的选择是对的,是制度最好的国家。

  

寒梅女士:但原来这片土 地上的人呢?因为不是上帝 挑选的孩子,他们现在只能 生活在保护区,不是吗?可以给他们第 二次选择吗?当然这不是好的比喻,我只是想说,一个国家制度的选择,往往很长时间内,只能选择一次。毛要建立的是 社会主义制度,这是中国人的选择。

  

美国同事:简直是疯狂的比喻。

  

美国同事:不管怎么说,选举是民主的,相对于毛的共产主义。

  

寒梅女士:我认为监督最重要。选票不是监督。

  

美国同事楞。

  

寒梅女士:你投票选出的议员,你知道谁在他 的工资支票上签字吗?你不知道。

  

美国同事:我……从来没有想过 这个问题。

  

寒梅女士:因为你相信你 们的制度是完美的。你可以投票选出总统,选出议员,你为你拥有的 权力高兴,我也会的。但是,你有投票的权利,却没有参与总 统或者议员决策的权利,汽油涨价了,你可以自由去 游行抗议,如果被抗议者 只在乎他自己的利益,会因为你的抗 议改变吗?不会。我们每天生活 在无数的规则中,我们只有服从 才能生活工作少些麻烦,所有这些规则,哪些是选民可 以参与制定的?毛的主张之一,就是让人民有 参与制定规则的权利,尽管他没有制 定选举制度。

  

同事沉默,想了一会儿:毛的时代,中国人是自由的吗?

  

寒梅女士:用美国的标准来衡量,不是。不仅没有自由,也没有民主。

  

美国同事:你是说,还有另外的标准?

  

寒梅女士:是的。确切说不是标准,是感觉。自由是感觉,幸福也是感觉,不是吗?

  

美国同事:我想我不得不同意。

  

寒梅女士:团队让我们必 须服从统一规则和行动,但我们仍然觉 着很自由,是吗?

  

美国同事:是的。

  

寒梅女士:因为团队精神 让我们更有效的工作,反过来保障了我们。美国人服从规 则很难吗?

  

美国同事:根据情况。

  

寒梅女士:规则和纪律,在毛之前中国 人对这些是陌生的。毛的共产主义 运动让中国人知道了有组织和纪律要服从。

  

美国同事:你曾经告诉我,中国人以前就 喜欢集体的诉求?

  

寒梅女士:是的。因为个体总是脆弱的。从前的联盟会 因为某个共同认知临时团结在一起,而不是被上帝 或者某种精神信仰感召,直到毛的共产 主义出现。毛告诉中国人,首先是信仰,然后才是自由。

  

美国同事:共产主义下的自由?

  

寒梅女士:是的。

  

美国同事:难以置信。

  

寒梅女士:哪里的自由不 是相对的呢?自由是永远的、毫无条件的第一位吗?你可以接受藐 视上帝的自由吗?

  

美国同事:不。

  

寒梅女士:你认为纽约街 头的乞讨者,他们是需要自由呢?还是更需要一 块三明治?

  

美国同事:当然是三明治。

  

寒梅女士:对流浪汉演说自由,很可笑,是吗?他们已经自由 的无家可归了。

  

美国同事:当然。

  

寒梅女士:所以你认为自 由很重要的时候,别人可能并不 认为这样。

  

美国同事:请解释。

  

寒梅女士:毛政权之前,在中国农村,绝大多数人自 由的像野草一样生存,自生自灭。国家什么都不 能提供给他们,什么都没有。

  

美国同事:上帝!

  

寒梅女士:共产党政权的建立,很快让这个国 家有了秩序,让每个人都知 道还有国家和政府可以依靠,给他们提供帮 助和保障。当然,也让中国人知 道了服从政策和纪律。你觉着这个阶段,是自由重要?还是服从管理重要?

  

美国同事:我有些理解了。

  

寒梅女士:毛试图建立一个制度,保证每个人都有饭吃,让每个人都不 为明天担心。

  

美国同事:你知道我为什 么反对共产主义吗?平衡,自由。

  

寒梅女士:我理解。问你一个问题:你认为美国那 些大财阀们愿意跟你平分财富吗?

  

美国同事:当然他们不会愿意。

  

寒梅女士:那么你愿意跟 美国的穷人分享财富吗?当然也不会,但你期待更富,这算不算要求 向上的平等呢?我是说,很少有向下要 求的平等。平衡自由是相对的。想象毛刚建国时,他面对少部分人很富,大多数很穷。

  

美国同事:他需要重新分配?

  

寒梅女士:这正是毛做的。共产党的确拿 走了少部分人的财产,但没有私吞,而是为了全体人民,可以理解吗?

  

美国同事:但我疑问的是那以后。人应该是自由的,发展也应该是自由的。

  

寒梅女士:中国刚刚从完 全自由过来,如果仅仅是从 富人那里拿走财富简单分一下,一切还和从前一样,和强盗分赃有 什么不同吗?毛的重新分配 不是让每个人平均分享富人的财富,而是为了建立 一种秩序和保障。如果不这样去 理解毛和共产党,就会得出相反的结论。确实有人认为 毛和共产党是强盗。

  

美国同事沉默。

  

寒梅女士:很少一点钱,要做很多的事情,人的自由就会 置于集中管理之下。每个进步都会 付出代价。我认为这是毛 时代有些人感觉没有自由的原因,这样的感觉很自私,不是吗?秩序建立就是 限制自由。

  

美国同事沉思。

  

寒梅女士:当然,对被拿走财富 的富人来说,也许是不公平的。但旧的中国,大多数人一无所有,连国家的制度 和保障都看不到,这是更大的不公平,那些富人们难 道不是问题的一部分吗?我相信,如果这样的事 情发生在今天的美国,美国人也会起 来革命的。

  

美国同事犹豫着:……是的。你告诉我一些 我从来没听到过的

  

美国同事:你怎么看毛毁 灭了中国文化。

  

寒梅女士:我不这样认为。毛其实是创造 了新的文化,当然也确实是 消灭了一些旧的文化。比如,共产党中国之前,中国农村有的 地方如果一个寡妇恋爱了,她就可以被同 族的人商量一下,绑上石头,沉到水塘里淹死。

  

美国同事惊呼:上帝啊,这不是真的。

  

寒梅女士:但这在那时候 是可以被接受的。没有法律可以 惩罚寡妇的族人。中国共产党之前,中国的妇女是 没有地位的。

  

美国同事:什么?!

  

寒梅女士:如果我出生在那时候,我不会有机会读书,我不能自由恋爱,我可能17岁就要嫁给我 不认识的男人,嫁人前我要听父亲的,嫁人后要听丈夫的,总之,我要听男人的。我完全不知道我是谁。

  

同事的眼睛越睁越大:上帝啊,你说得这是真的?

  

寒梅女士:文化,在共产党中国之前,对大多数人来 说太奢侈了。旧的中国,大部分中国的 农民没有土地,没有饭吃,他们是文盲。他们不懂得什 么是权利,他们习惯了在 最底层生活,见到当官的就害怕,觉着自己像蝼 蚁一样低贱,他们遭遇苦难 就只认为上辈子做了错事,他们根本就不 知道自己还有权利改变什么。他们不知道上帝,他们连自己是 谁都不知道,更令人悲伤的 是他们接受这样的命运。

  

美国同事:上帝啊!

  

寒梅女士:是的。那个时候,父母可以卖掉儿女。

  

同事眼睛瞪成了铃铛:你说什么?

  

寒梅女士:我在告诉你一段历史,毛就是在那样 的环境下,唤醒了穷人的意识,他们从毛那里 知道了自己也有改变命运的权力,就是斗争。毛就是有这样 大批的人追随牺牲才取得了政权。毛让他们知道 了他们是国家的主人,毛给整个国家 找回了尊严。

  

美国同事:你告诉了我一 个从来没听说过的中国。

  

寒梅女士:中国穷人多,很多。毛解放了他们。毛确实强调文 化的舞台让给普通的劳动者,就是那些被解 放的穷人们,社会地位总是 和文化地位联系在一起的,不是吗?

  

美国同事点头:是的。

  

寒梅女士:这也许导致看 不上劳动者文化的人,或者只喜欢传 统文化的人,对毛不满。

  

美国同事:我认为我可以 接受毛做的。

  

寒梅女士:了解毛,必须要了解毛 之前的中国。毛之前中国人 没有多少科学知识,很多求神问卦的迷信,被毛取消了。

  

美国同事:你认为这是强迫吗?

  

寒梅女士:也许是。但是中国需要进步,不是吗?毛给中国社会 带来的进步是巨大的,他让中国人改变了。旧的中国,大多数人麻木的生存,不知道法律,规则,纪律这样现代 文明的东西,毛把这些带给 了中国人。

  

美国同事:但是毛让中国 人都信共产主义。

  

寒梅女士:没有人为中国 人解释过自然的世界,或者“我是谁”。中国人只有用迷信,神话传说,生死轮回来解释世界。毛把中国社会 带到一个新的境界,给中国人解释世界,鼓励去科学的看。这在中国历史 上是第一次。

  

美国同事沉思。

  

寒梅女士:当然我也希望 当初给中国人指引的是上帝而不是毛。但是上帝把这 个机会推倒了毛面前。其实,如果忘掉了是 否信上帝,毛对世界的解 释和上帝没有不同。

  

美国同事:毛是怎么解释的?

  

寒梅女士:比如对你来说,上帝是什么?是谁?在哪儿?

  

美国同事:上帝可能不是一个人,或许他只是超力量,他创造这个世界,以某种力量控 制这个世界,让我们以这样 的方式生存。

  

寒梅女士:毛是这样解释的,他没有说那种 超力量是上帝,他说那是未知的,但相信存在着规律,可以去探索。无论是信仰上帝,还是毛说的,我们都同意探索未知,或者上帝的力量,不是吗?因为上帝有时 候会让我们遭受苦难,如果对未知的规律,或者上帝的力 量了解的越多,我们越能尊重上帝,减少伤害,也更能体现上 帝的怜悯,不是吗?

  

美国同事:听起来这很有道理。所以说,毛并不反对上帝。

  

寒梅女士:请忘掉毛是不 是反对上帝,毛是尊重上帝 创造的这一切的,当然他是换了 一个角度。

  

美国同事:我有些理解了。毛也解释世界。

  

寒梅女士:是的。上帝让我们信他,告诉我们“我是谁”,世界为什么这 样的时候,也在规定着我 们在他的指引下思考,不是吗?

  

美国同事:当然。

  

寒梅女士:上帝给我们带来智慧,让我们有“知道”的权利,不是吗?

  

美国同事:是的。

  

寒梅女士:毛把共产主义 信仰带给中国,但是并没有把 这个信仰作为上帝,而是毛非常注 意启发人们的智慧,让人民科学地 认识世界,自然的和社会的。你如果看毛的文章,他很多在谈论这些。

  

美国同事:但毛认为只有 创立了共产主义的马克思是科学的?

  

寒梅女士:不,任何针对自然 世界的科学研究,毛都认可。针对社会科学的,毛的确认为马 克思更科学。

  

美国同事:这是问题。

  

寒梅女士:是的,这是问题。也是西方和中 国冲突的根本原因之一,我认为。

  

美国同事:我似乎看到了问题。但你描述的毛,也让我看到了 不同以前的地方。

  

美国同事:我仍然觉着不可思议,你在美国接受了教育,但不反对中国 一党执政。

  

寒梅女士:我觉着我要感谢美国。

  

美国同事:什么?

  

寒梅女士:让我从新的角 度认识了毛。

  

美国同事:不可思议。

  

寒梅女士:西方很多人一 直认为共产党什么都不信,一群逃出笼子的恶魔。

  

美国同事有些尴尬:也许。

  

寒梅女士:但毛是有着纯 粹和坚定信仰的人。你也许想不到,毛对共产党的要求,他带给中国人 民的思想,认识,和上帝对我们 的期待差不多。

  

美国同事吃惊。

  

寒梅女士:说到信仰,毛做了一件了 不起的贡献。中国历史上出 现了一群象清教徒一样的人,中国共产党员。

  

美国同事:我没理解错吗?共产党是宗教组织?

  

寒梅女士:他们不是,但是毛对共产 党的要求和约束,我认为近似于宗教。

  

美国同事:你这么说,我觉着我比较 容易理解。

  

寒梅女士:共产党不是宗教。它的目的不是 去宣传它的教义。

  

美国同事:它的目的是什么?

  

寒梅女士:为人民服务。中国很贫穷,要建设社会主义,毛认为只有像 清教徒一样有坚定信仰无私的共产党领导人民去努力,才可能完成。

  

美国同事惊诧:什么?!这太荒谬。每个人都有个人需求。

  

寒梅女士:你觉着上帝的 使者可以把个人需求置于上帝之上吗?

  

美国同事:当然不能。

  

寒梅女士:这是毛要求党 员做到的。不能把共产党 员想象成普通人。他们必须忘掉 一切为了个人的东西。上帝是怎么要 求他的教徒的?不能有欲望,不能在乎衣食,不能抱怨,不能有违背上 帝旨意的自由,不能贪图享受,如果受到惩罚,也必须漠视肉 体的痛苦。这也正是毛对 党员要求的。

  

美国同事:上帝啊,如果党员能这样做到,我想我也会向 他们致敬。

  

寒梅女士:毛时代的党员 就是这么去做的。

  

美国同事:但我不相信人 可以完全做到无私,只有上帝的使者们。

  

寒梅女士:毛时代的共产党员们,甚至一些普通人,如果不看他们 的信仰是共产主义,他们所表现出 来的奉献精神,很像上帝的使者。

  

美国同事:我很难把这些 和毛联系起来。太不可思议了。

  

寒梅女士:上帝的使者可 以通过传播上帝的爱得到满足。毛对幸福的解释,也是这样,超越了物质,纯粹精神的满足。

  

美国同事:我不能相信这是毛。

  

寒梅女士:我为什么是在 美国重新认识了毛?来美国前,我认为美国是 个自由世界。但我到了美国 之后才发现美国是个宗教信仰至上的国家。美国人民坚信 这片土地是被上帝挑选的,美国人民是首 先被上帝挑选的宠儿。为此美国人民 自傲骄傲,热爱这个国家。尤其是我看到 那些徒步行走的传教者们,穿着朴素简单,吃最简单的食物,他们眼睛里是 真诚朴素坚定的,他们让我想起 了中国老电影里的共产党员。中国原来也有 这样的一群人,忘我,无私,为了信仰可以 承受一切苦难,可以献出生命。不同的是,美国的传教者 们是在上帝的指引下,而中国的共产 党员们是在共产主义信仰下,更具体地说,在毛的指引下。

  

美国同事:我想我有点被感动,如果这一切是真的。这不是我原来 印象中的毛。

  

寒梅女士:毛的确令人不可思议。上帝可以让我 们去感觉幸福,但不能带来幸福。我们可以感谢 上帝带给我们的世界,但上帝不能帮 我们改变世界,一切要靠我们自己。知道吗?毛也告诉中国 人类似的话。

  

美国同事:难以置信。

  

寒梅女士:你能告诉我,在你心中,上帝,父母,谁是你绝对服从的?

  

美国同事:你知道我是虔诚、保守的天主教徒。

  

寒梅女士:中国的传统文 化血缘最重要。上帝是怎么说的?即使我们都进了天堂,不管是父母还是兄弟,谁和谁都不认识了,都是上帝的孩子,都在上帝那里喜乐着,不是吗?中国人从来没 有这样的概念,我们相信轮回,这辈子和上辈 子都有关系。你知道吗?是毛,让中国人知道了,还有可以超越 自己身边一切去相信的东西,信仰。

  

美国同事:不可思议!

  

寒梅女士:上帝说人不能懒惰,要勤劳。毛告诉中国人 劳动光荣。中国社会从来 没有到达过这样一个阶段,每个人既有信仰,也自觉服从共 同遵守的规则,中国人也从来 没被指引“我们的主,天上的父让我 有拥有这样的权利”,但是毛让中国 人意识到自己斗争的权利。毛从来不强迫 人接受他,他总是在讲道理。如果我告诉你,毛讲得很多道 理其实是在强调一个人应该怎么去做才有意义,才幸福高尚,如果每个人都 按照毛说的去做,其实和上帝要 求我们做的没有太大差别,你相信吗?

  

美国同事:我在挣扎,我不能接受毛 在中国人心里可能是上帝的角色。。。但也许这更接近事实。

  

寒梅女士:毛不是上帝。我只是说,在中国人找不 到上帝指引的时候,毛传递了几乎 相同的精神。毛非常懂得信 仰的作用,让人不被眼前 利益困扰。我想要回答你的问题,为什么我不反 对毛建立的一党执政,如果这个党是 坚定信仰下一群一点私心都没有的人,会产生腐败吗?

  

美国同事:我不知道。我想可能性会 降低很多。但怎么保证会 有这样一群人?

  

寒梅女士:毛要求党员们 必须是坚定的信仰者,有清教徒一样 的朴素和献身精神。

  

美国同事:我尊敬朴素和 献身的人。

  

寒梅女士:假如信仰没有了,或者追求个人利益了,一切都会改变。如果上帝的传道者们,有一天抱怨上 帝没有给他们足够的个人自由,没有让他们有 丰盛的食物,没有让他们过 上富足的生活,让他们承受了 太多的苦难,你怎么认为呢?

  

美国同事:灾难。这些人有罪恶!

  

寒梅女士:监督,可以是不在宗 教信仰下的吗?

  

美国同事:我认为不可能。谢谢。你让我重新思考毛。

  

美国同事:告诉我,你怎么看毛迫 害了很多他的同志?那些残酷的东 西让我觉着窒息。

  

寒梅女士:你是说文化革命?

  

美国同事:是的,文化革命,毛的运动。

  

寒梅女士: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你怎么看中世 纪宗教清洗中那些教徒?宗教的历史上,死了很多人。

  

同事愣了一下:那是一个阶段。

  

寒梅女士:如果同情毛运 动中那些被迫害的人,你从宗教角度去看,可能感觉完全不同。对毛的文化革命,我曾经和你一样,很厌恶。让我转变的是 到美国以后,确切说,是接触了基督教以后。

  

美国同事:非常有趣。请继续。

  

寒梅女士:让我印象最深 的是早期基督教的惩罚,如果背叛了上帝,或者他的信仰,不能逃避惩罚和罪恶,甚至肉体的消灭。宗教的惩罚,比毛的运动要 血腥残酷的多。

  

美国同事:那是早期。

  

寒梅女士:是的。当你把共产党 员想象成某种信仰的教徒的时候,他们就有为了 信仰必须承担一切苦难的使命,苦难是他们的选择。他们不能象普 通人那样向往精神自由和肉体享受,他们必须为他 们的信仰和理想作出无条件的牺牲。想想那些为了 宗教献身的人们,你会同情还是尊敬?

  

美国同事:我想是尊敬。

  

寒梅女士:那些因为苦难而抱怨、怨恨上帝的呢?

  

美国同事:懦夫。

  

寒梅女士:当我读了基督 教的惩罚,再看毛,我没有不理解了,甚至觉着毛要 温和的太多,你看过毛的书吗?他从来不提倡 肉体消灭,而是精神改造,毛很符合现代 基督的精神。

  

美国同事:你的话引起了 我的兴趣。

  

寒梅女士:我把文化革命,看作中国共产 主义运动的一个阶段,那些信仰者为 了真理的斗争。

  

美国同事:我不确定我能赞同,但你告诉了我 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

  

美国同事:你让我对毛的 宗教很感兴趣。

  

寒梅女士:毛没有宗教。他是坚定的共 产主义信仰者。

  

美国同事:抱歉。我正是这个意思。你让我看到我 从来没听说过的,毛的一面。

  

寒梅女士:是。我也看过一些 关于毛的书,政治的,权力的,心理的,他们把毛写成暴君,权力贪恋者,心理变态。

  

美国同事:是的,所以你说的毛 让我感到惊讶。

  

寒梅女士:毛是个很讲哲学的人。你读过毛的书吗?

  

美国同事:没有。

  

寒梅女士:知道白求恩吗?

  

美国同事:不知道。

  

寒梅女士:加拿大人。毛写过一篇纪 念他的文章,你不妨看看。我会email给你

  

寒梅女士后记:第二天一早,同事一到办公 室就找到我。

  

美国同事:我只想说非常感谢你。

  

寒梅女士:(惊讶)怎么回事?

  

美国同事:我昨天晚上看 了你传给我的那篇文章,毛的文章,《纪念白求恩》。我没有想到,毛会写出这样的文章.

  

接着美国同事 拿出打印的纸,大声朗读了起来:


  “Comrade Bethune’s spirit, his utter devotion to others without any thought of self, was shown in his great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in his work and his great warm-heartedness towards all comrades and the people。. Every Communist must learn from him. There are not a few people who are irresponsible in their work, preferring the light and shirking the heavy, passing the burdensome tasks on to others and choosing the easy ones for themselves. At every turn they think of themselves before others. When they make some small contribution, they swell with pride and brag about it for fear that others will not know. They feel no warmth towards comrades and the people but are cold, indifferent and apathetic.”


  (白求恩同志毫 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表现在他对工 作的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 的极端的热忱。每个共产党员 都要学习他。不少的人对工 作不负责任,拈轻怕重,把重担子推给人家,自己挑轻的。一事当前,先替自己打算,然后再替别人打算。出了一点力就 觉得了不起,喜欢自吹,生怕人家不知道。对同志对人民 不是满腔热忱,而是冷冷清清,漠不关心,麻木不仁。)

  

美国同事继续:


  “Now we are all commemorating him, which shows how profoundly his spirit inspires everyone. We must all learn the spirit of absolute selflessness from him. With this spirit everyone can be very useful to the people. A man’s ability may be great or small, but if he has this spirit, he is already noble-minded and pure, a man of moral integrity and above vulgar interests, a man who is of value to the people. ”

  

(现在大家纪念他,可见他的精神 感人之深。我们大家要学 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 有利于人民的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 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读完后,美国同事对我说:“我很震惊。如果你不告诉 我这是毛写的,如果我把里面 所有共产主义或意识形态字眼去掉,如果有人在我 面前朗读,我会以为我在 聆听上帝宣讲。毛说的这些,和我曾经在教 堂听到过的几乎完全一样。”

 

美国同事伸出手来,“我真得非常感谢你。你让我看到了 不一样的毛,我想我开始尊敬他了。我更感谢的,我突然心变得 很开阔了,我觉着整个世 界的门在朝我打开,共产主义和毛 已经不再是我心里的障碍,我更了解了中国,我非常高兴,我可以拥抱这些,我想就可以拥抱一切。”美国同事笑了,笑得非常灿烂。从我认识他以来,每次总是看到 他绅士的、彬彬有礼的微笑,从来没有看到 过他笑的这么彻底,像绽裂开的花。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寒梅)

 

山东新海软件 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